阅读历史
换源:

第206章 梵家的女儿


(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

作品:战神魔妃|作者:敏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6 16:16:12|下载:战神魔妃TXT下载
  我终究是大病初愈,不一会儿,我体力不支,已经香汗满面,娇喘吁吁。

  我只好大声求饶,魔弦却大笑着搂住了我,亲昵地低声问我:“月儿,你打算怎么求我?”

  我被他控制住,挣扎不开,想起我和天音逛花街柳巷是那些烟花女子的做派。嗯!灵感乍现,这男人嘛!果然也要哄哄的,看来这冰块脸估计也不能免俗。

  我抬起头,作放浪状,递了一个眼波给他。戳了一下他的额角,笑嘻嘻地对魔弦说:“弦哥哥,你想要人家怎么求你呀!”

  有些过了吗?我这么一叫,想不到这冰块脸相当激动。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抱住我,开心地说:“月儿,你刚才叫我什么?你再叫一次。”

  嗯!的确有些过了,可是看这家伙期待的眼神。

  我只好硬起头皮说:“弦哥哥,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

  “当然喜欢。”魔弦冲口而出,他抬起我的下巴,嘴唇在我唇边轻轻一点,宣布:“只有你可以这样叫我。”

  我抬头看他,两人衣服都已经湿透。他这么贴着自己,我清楚地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结实的胸肌,还有他身上传来的浓厚的男性气息。

  我觉得心底有一丝暗流涌动,玩心上来,突然环住魔弦的脖子,垫起足尖,凑到他嘴边,吻住他的唇,重重一咬,捉狭道:“这样求你好不好?”

  魔弦一呆,猝不及防。被我一咬,嘴唇有些肿胀。他抚摸着自己被咬的嘴唇,嘴角荡起一丝邪魅的微笑。

  他突然抓住我,扳起我的下巴,用手抚过我的唇,笑道:“嗯!看来你喜欢这样,只是这样好像还不够,我示范给你看。”

  说完猛地压下身子,用他的唇盖住我的,开始粗鲁地碾压我的唇,他越吻越激烈,他撬开我唇齿,疯狂地索取着。手也没有闲着,开始在我身体上下游走,隔着衣服疯狂地抚摸我。

  我吓了一跳,刚开始还想着逃离,努力用手想推开他。但哪里是他的对手,魔弦一只手在我身上游离,另一只手牢牢环着我的腰肢,把我按向他的身体。仿佛要把我揉碎,压入自己体内。

  渐渐地,我被魔弦的激情点燃,不再反抗,开始回吻他。终于,魔弦再也忍耐不住,抱起我飞到岸边,把我推倒在岸边的青草地上,俯身盖了上来……

  夕阳西下,魔弦和我手拉手坐在竹楼前的断崖上,依偎着看那云卷云舒。断崖上看过去,梨花谷的美景尽收眼底。夕阳的余晖给梨花谷镀上了一片金黄,微风吹过,万千花瓣飞舞,长河落日,何其壮观。

  我呆呆地注视这一切,太美了,怎么以前没有注意到梨花谷这么美?嗯!或许美景也和心情有关,现在我和魔弦双宿双飞,琴瑟相合,自然一切都美好。

  和他在一起,我忘却了家庭,忘却了责任,忘却了一切和他在一起,但求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只是,只是他也可以这样吗?

  哦!我差点忘了,他是魔界的君主,他真的可以为了我抛下大业,隐居这梨花谷,和我双宿双栖吗?他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如果知道,他还会如此对我吗?一瞬间,我心中突然开始涌现出万千思绪,情绪不免有些黯然。

  沉醉中的魔弦感觉到我的异样,低头看着我,轻声问道:“月儿,你怎么啦?你有心事?”

  我沉思了一会儿,终于问出了声:“弦哥哥,我们以后怎么办?”

  魔弦看着她,心里暗笑:“原来这个小傻瓜在担心以后的事,自己堂堂魔君,给她一个名分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只要自己想,魔界没有人敢置喙。”

  可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看似柔弱的妻子竟然是魔族命定的死敌,战神剑的传人,而他以为她不过是神族哪位世家的小姐。

  于是他微笑道:“月儿,你不用担心。我会娶你,将来你陪我长居魔族,我定会护你周全。”

  我突然感觉一道寒意从我心中升起,他果然不明白。他会带我会魔族,他不会放弃他的大业,神魔两族之间迟早会有一战。我能眼睁睁看他带领魔族大军屠杀我的母族吗?

  我做不到,我心中痛苦万分,我的眼光开始游离,躲闪开魔弦的注视。

  如果我做不到看他伤害我的母族,那么我和他的结局只有一样,就是分开。各为其族,我真的可以就此离去,抛下他吗?不!我还想为自己争取一次。

  半响,我终于犹豫地说:“弦哥哥,我们不能永远留在这梨花谷吗?这里多美呀,没有纷争,没有烦扰。”

  魔弦心中暗笑,原来她是害怕去魔族,怕自己不适应魔族的生活。

  他点点我的鼻子,宠溺地说:“不行,你将来会是魔族的王妃,自然应该回魔族居住。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人敢为难你。还有如果以后你喜欢,我们也可以经常回梨花谷小住。”

  我别开脸,不让魔弦看到我脸上的神色,我轻轻说:“所以,所以你以后一定会和神族开战吗?如果你和神族开战,我的家人怎么办?”

  魔弦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月儿,我不想骗你,我魔族在蛮荒之地已经被压制万年。魔族已经崛起,和神族迟早一战,你的家人,可以是个例外,我可以用魔尊之位护他们周全。”

  我脸色苍白,一阵心痛开始蔓延我的全身,我艰难地说:“弦哥哥,你知道我叫月儿,但是你知道我姓什么吗?”

  魔弦一惊,是啊!我只想和她在一起,从未过问她姓甚名谁,来自何家,其实他带她回来时,已经意识到她不是普通的女人。

  救她的人的战力和排场,绝非寻常人家。还有她身上的很多疑团,她为什么会和梵越在一起?她和梵越到底是什么关系?她那样的气度和美貌,绝不可能只是梵越的婢女这样简单。

  这些自己不是没有想到,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深想,也不想去过问。刚开始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和她纠缠如此之深。到后来是根本来不及想,他只知道他爱她,只想拥有她。

  可是她现在这样问,他突然有些害怕,害怕得到的答案让自己无法面对。他突然觉得嘴唇有些发干,他说不出话,只能呆呆地看着她。

  看着魔弦的表情,我苦笑一声,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我轻轻说道:“弦哥哥,我姓梵。”

  魔弦只觉得一阵恍惚,姓梵?记忆中,神族姓梵的只有梵天家族,未来共主的继承人梵越也是出自这个家族.自己之所以遇见她,也是因为要截杀梵越。

  魔弦觉得有些眩晕,他终于艰难地开了口:“告诉我,梵越是你什么人?”

  我楞住了,梵越?梵越不就是我吗?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女身,恍然大悟。

  是了!我现在是女人,我是梵越的事情是家族最大的秘密,这关乎神族和家族的未来,我不可以让他知道。

  终于我决定骗他,“梵越,他,他是我的堂兄。”

  魔弦惊讶万分,是了,这样就说得通了。她那样漂亮,那样骄傲,有哪个男人值得她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