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四章、同类厌恶


(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

作品: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作者:游系风|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16 06:11:31|下载: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TXT下载
  “呀!小猪仔们~大家好啊!没想到突击演唱会也有这么多人来呀!大家好呀!”

  发表着毫无紧张感的奇怪发言,带着灿烂笑容少女挥动着手里缠绕着麦克风的长枪,一脸爽朗的冲向法军。身穿偶像风格的软绵绵轻飘飘礼服,全力相信着自己就是偶像的狂化lancer明显引起了法军阵营中某人的不快。

  “啧,那蜥蜴女还是老样子,满脑子都是让人闹不明白的念头。”

  清姬哼了一声,手里扇子一挥,一大团浓重的赤炎蛇一样的飞射出去,向着她黑白双色的演出服直冲而去!

  “呀啊啊!干什么啊!你这白痴蛇女!”

  被忽然烧过来的火焰给吓到,少女一下抓住自己的演出服裙摆,躲了开。

  “哎呀哎呀,一如既往的不听人说话呢,还在做着那种无聊的偶像梦吗,伊丽莎白。”

  被叫破真名的狂化lancer狠狠瞪了她一眼,大概是因为忽然被人报出了真名吧。毕竟从者的真名具有重大意义,如果随便被人暴露就有被集中攻击弱点的可能性……

  不过讲道理,就说伊丽莎白这个名字啊,在欧洲历史上,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百八十个,想要从这个名字敲定他到底是谁实在是有点……

  “哈!你说什么无聊啊!你根本不懂什么叫音乐!哼,反正只是一个只会死缠烂打的跟踪狂吧!”

  前言收回,看起来,名为伊丽莎白的女子,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的梦想被人诋毁……啊,其实并不是诋毁,只是正确的给与了评价而生气。

  “我才不是跟踪狂。而是‘甚至会让人误以为是密探程度的献身型后方警卫'哦!清姬我啊!可是为爱而生的女子!”

  “你那根本不叫爱吧!只是侵犯人权罢了!你真的明白什么叫个人隐私权吗!”

  “喜欢血腥拷问的你才没资格说我吧!”

  “只会跟踪别人的变态!反正那个什么什么安珍的家伙也是因为你太烦了才逃走的吧!”

  这两个人一见面,马上就开始吵起来了。

  明显这两个人关系很差。

  事实上,从【从者的分类】来看,这两个人都属于【反英雄】,如果说,英雄是拯救世界的,那么反英雄就是反过来的那层意思。某种意义上来说,更类似于恶灵或者是恶鬼。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同性相斥吧。两个都有着扭曲一面的从者,一见面就吵了起来。

  清姬听不惯她那让人难以形容的该死的歌喉。

  伊丽莎白也看不惯她那过于沉溺于个人狂热又偏执的爱恋的姿态。

  伊丽莎白明显触碰到了清姬的逆鳞,一直以来都软绵绵的少女忽然眯起了眼眸,肉眼可见的,全身的气势瞬间改变,简直像是地狱中的恶鬼罗刹一样。

  “你终于说了绝对不能说的话啊,你这该死的伞蜥蜴!”

  “哼!是你先招惹我的!日本锦蛇!”

  “墨西哥毒蜥蜴!”

  “尖吻蝮!”

  “黑曼巴蛇!”

  “日本草蜥!”

  两个少女说着专业的蜥蜴类专属名词,虽然能理解她们在吵架,可是对于不懂蜥蜴的其他人来说,根本无法get到他们的点就是了。

  “那个……两位小姐,我想说,我们现在似乎可能说不好,是在战争吧?”

  八木雪斋实在是有点听不下去了,一边砍倒俯冲下来的双足飞龙,一边怯生生的试图插入两人的话题。

  “啊!安珍大人!听我说啊,都是这边的平板蜥蜴女在挑事啊!”

  “你说谁平板啊!你这平板蛇女!”

  八木雪斋的视线在两人的胸口反复打量了一下……

  然后不得不感慨: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们两个不都是平板吗!尤其是见过了玛修啊,尼禄啊,月神阿尔忒弥斯啊之类的女性之后,你们两个何苦为难彼此呢?

  当然了,伊丽莎白穿的是偶像制服,身材一览无余。可清姬穿的是和服,小常识:和服是一种非常不显胸部线条的衣服。如果能把和服穿出曲线,那可就不是一个大字能形容的了。

  搞不好清姬和服下面其实很有料?嘛,那也是有可能的。不如说,这算是二次元的一个王道属性了。穿衣显平,对吧?

  “今天非得血祭了你!”

  两人一齐得出了这个结论。

  双目噼里啪啦的发出目光交击的声音。

  最后,清姬率先一步铺了上去,全身燃烧着熊熊火焰。

  而伊丽莎白也抄起手里的枪,啊啊啊啊的怪叫了一声,通过麦克风的扩音,整个战场回荡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尖锐音调。

  那个飘忽的仿佛鬼魂一样的面具血爪男一边低声嘀咕着什么,一边乘着这股让人难以集中注意力的声音,飘向了众人。

  信长一只手捂着耳朵,痛苦的表情仿佛藤蔓爬满了她的脸,单手抄着火枪,她猛的开了一枪,剧烈的枪鸣声这才让她稍微好受一点。

  这太可怕啦!

  子弹向着鬼魅一样的狂化assassin发射过去,然而他只是一个回旋闪避,以回旋的姿态绕开了这发子弹。

  “克里斯提娜,克里斯提娜……”

  他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似的,发出音色颇为美妙的低沉声音。

  明明看上去很恐怖,歌声意外的还可以。

  比某些明明看上去很漂亮,唱歌就emmmm的人好多了。

  不过,亚历山大明显不是那种风雅的人,手里短剑一挥,胯下神骏的黑马布西发拉斯发出一声豪壮的响鼻声,黑马起跳,银亮的刀刃向着一身漆黑的狂化暗杀者砍了过去。

  锵!

  希腊风格的短剑和血淋淋的勾爪碰撞,却发出了仿佛金属碰撞的猛烈声音。

  可见,那勾爪不是光看着凶猛,实际上威力也绝对不差。

  “嘿,我还是头一次和鬼魂战斗呢!这可是相当新鲜的感悟啊。蹂躏生体我已经颇有心得,这飘忽不定的灵体,制霸起来是个什么滋味呢?”

  亚历山大仿佛看见了新的玩具一样双眼放光。

  八木雪斋苦笑一下,什么都说不出来,大概,这就是征服王的与众不同吧。遇到强大的敌人,就想着如何征服对方。

  八木雪斋一边处理飞龙,一边眯起眼眸眺望天空,心里一个劲的犯嘀咕:

  黑色的那个贞德怎么没有来?

  这种忽如其来的攻击,她怎么不来?那头黑色邪龙法弗纳呢?怎么也没出现?

  是阴谋?

  还是……有别的安排?

  或者是,她不屑于直接攻过来?

  八木雪斋心里犯着嘀咕,处理着眼前的敌人。

  “抱歉,各位,我来迟了。”

  在他心里没底的时候,终于,那个渴望已久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并不高亢,只是平静的诉说着自己的到来。手持大剑的屠龙专家,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