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88章 只要套路深


(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

  那“来源”除了作天作地死都不肯放过夜聆依的百里云奕,还能有谁?

  这次真不是夜聆依带情绪冤枉人

  那雪族青年身上,除了最为吓人的“爆炸”之类大型攻击造成的断肢伤,还有许多的冻伤,在早做足了防冻准备的情况下。

  这些是看得见的,虽然仅仅是看得见的伤就已对天然抗冻的雪族族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实际上,真正该冲击人眼球的伤势点,看到的只有夜聆依这个第一手给治疗的医生。

  是灵魂攻击,熟得很的灵魂攻击。

  虽然发动方式及达成效果都不一样,但是夜聆依还是一次就猜了出来,那是百里云奕手里的、原属兰凌南宫皇家的震木铃。

  也说得通,若非一上来就被封了灵魂力,那些冻伤和所有下去之人的惨烈,也不至于来得这般突然。

  不过……

  夜聆依虽然什么都看出来了,却什么都没说。

  她有她原本的打算,打算就出现在她发现了这点摆明了就是晾给她看的“端倪”之后,首要就是瞒着雪寒柔。

  而别余些事,且留到雪寒柔明晨跟来再说;现在么……要去这不得不去但去了肯定不得全好的地方,她还得办些正经事情之前的准备东西。

  十一这日过午,感知到周围张望窥视的最后一人也被好容易反应过来的雪寒柔“请”出去,夜聆依出门,叫了一直在近处跟着她的烨冰。

  虽然她给自己留的准备修整时间富余,但事实上夜聆依是来不及也不能够传出有被发现可能的消息去的人已经把所谓“陷阱”如此大大方方地摆到了她面前来,必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至少她同凤惜缘之间的消息渠道,肯定是被严防死守到了。

  好在她初始也没这个打算,是为防着自以为一无所有的人会狗急跳墙或者转移目标去搞凤惜缘。

  而她叫烨冰来,只是让它先自行离开这是非之地。此事不难:虽然烨冰乃属拦不下也必须要拦的一列,它一路出去却也不会太容易;

  但是她要的就是这份儿“不容易”,能拖出去多少人马算多少,哪怕聊胜于无犹在对方计划之中,她也不想放弃随手可为的恶心人的举动……

  一句话,博弈不在大小,自己舒服才紧要。

  再说回与外界沟通这重要事项本身,那也不急,她一般相信自己没那么容易短时间内就”报废“,另一方面又相信凤惜缘的洞察力思维力反应力……简单点说就是相信他不会慌掉垮掉。

  而后……夜聆依便把心放到最宽,重又一头扎进了幻玄,再半日一夜没见人。

  直到十二日这日日升之前,她依约出门,依约带上更早眼巴巴在院里边徘徊边等的雪寒柔,在再次汇聚起来的诸多窥探中,一句话不多说的直奔祭台,而直到她整个人以一种过度放松的姿态,直线跃入那“黑洞”之中,她依然是一句话没说。

  夜聆依外放的气压低得很,雪寒柔感知得慌,也不敢上前去问,只能默默地也保持住表情的严肃,一路跟上去,打算去了下面独立空间里,没了看着的族人,只有二人相处的时候,她能卖脸皮好问一些……

  然而这等打算显然是错的,在夜聆依这里,没法儿抓住时机,后果必然是“惨烈”,而此时属于雪寒柔的惨烈后果就是,她虽然得到夜聆依的“默认”,完完整整顺顺利利的跟了下去,却在下去了还在落地的过程中里,就被夜聆依没打招呼更没见客气的一记手刀劈晕了过去!

  这一记是真的黑,徒手劈人的人带着晕过去的人,终于飘着控着速度落地之后,再去看她后脖颈上,已是一片红里见黑的“凄惨”。

  不过这却无妨,同夜聆依最开始就打算劈晕这个人之时所持理由一样。

  雪寒柔她乃是雪族的族长,她族人对于她“状况未知”的接受度,绝对不会超过一天,最迟今晚,绝对会有新一波的死士下来找她。

  至于这一日里,她在这洞口正对的地方会否有危险……此一点上便有件事情不得不提,那便是炼药师的值钱紧要之处,也是夜聆依昨晚前半夜的努力只所在。

  于此同时她还是个阵法师、禁术师,虽然三样职业于她这个钟爱直接暴力的人来说,大多数时候都非常鸡肋,但又不得不承认,在有针对性需要的时候,她一个人又可以完成近乎全部的对个人能力的需求。

  内里吊命外在保命,哪怕雪寒柔醒过来之后自己羞愤欲死,她大约也死不成。

  再至于所谓“心理负担”,那是犹轻于浮云的东西,何况她昨日所说,也并不曾直接表露过应承肯定,他人可以有无限多的理解,但最终解释权永远在于她……

  或者吧,夜聆依完全都可以承认自己这就是蛮不讲理。然而她从来又不惧来自除了某几个特定人之外的人的口舌是非,所以说穿大天,她照样可以随心所欲。

  且,从她这一方面来讲,提前甚至于在正事没开始之前就把雪寒柔放倒,于她真乃是不得不为的事情:接下来的麻烦多得很又注定难解决的很,此时无论该人是谁,跟在她身边的话,对她来说便是累赘麻烦!

  有这种种解释在,所以夜聆依能在安顿下雪寒柔后的第一时间里,便起身往伸里行去。

  没意外的:这“黑洞”真的就只是个洞,此时到了深处所唯一有的变化,便是竖直的洞变作了横放的洞。这点从之前两拨人下那般久才出事可看出,而从百里云奕那幕后第一人方面推测的话,则要更简单一些,他总不能在有足够充分的选择权的时候,偏去选了别人的地盘来“伺候”夜聆依。

  所谓“请君入瓮”,方式诸多情形诸多,但是说到底,所为不过也就是“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其间夹杂种种外力,又为的是削减对方的长处。

  而夜聆依这个人又特殊,她唯一算得上的“短处”,实在在她与百里云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被试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