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九章 差别对待


(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

作品: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作者:薛如锦|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6 22:57:18|下载: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TXT下载
  “啪——”

  一声清脆在屋中回荡,除了舒望,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舒望会突然对舒兮动手。

  舒兮从小娇生惯养,更别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结结实实挨别人一耳光。

  顷刻间,舒兮像是发了疯似的,冲着舒望大喊大叫:“舒望!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

  由于舒兮身体被椅子固定住,双手也被铐上了手铐,只有两腿还能活动,她想也不想,抬脚就对舒望一阵乱踢。

  舒望反应敏捷,身体向外一侧,便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舒兮的攻击。

  “我打你,是因为你活该。舒兮,从今往后跟我说话时客气一点,再像刚才这样无理取闹,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舒望眸子像大海一样幽深,散发着阵阵寒气,平静的注视着舒兮。

  这沉默的注视远比舒望的那席话更有震慑力,舒兮被她吓了一跳,有些不自在,还没说出口的污秽不堪的言语又一时卡在喉咙,憋了许久,直到脸颊涨的通红也没能说出来。

  舒望没有要把时间继续浪费在舒兮身上的意思,继而转身离开,跟高警官去谈论正事。

  “高警官,你说有了新的进展,是查到什么了?”走进办公室里,舒望直接开门见山,向高雨询问。

  高雨接了杯纯净水,递给舒望。舒望只是礼貌性的接过,握在手中并没有喝。

  “是这样的,我们近期通过排查那几个人的账户,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账上都有笔巨额收入。随后经过仔细调查,才发现是穆夫人身边一个叫施强的人给他们进行的汇款……”

  施强,林挽月的助理,舒望对他再熟悉不过。

  或许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情的确跟林挽月有关系。但眼下她不能轻举妄动,必须跟穆璟戈商量过后再做长远的打算。

  从高警官那里得知了这么重要的信息,舒望道了声谢,便准备离去。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舒望意外撞上了舒国建和张玲玉,想来他们应该是为了舒兮才来到这里。

  舒望并没有向他们打招呼的打算,而是把他们当做一团空气,直接从两人身旁走过。

  见此,舒国建和张玲玉脸色难看到极致。虽然他们巴不得和舒望撇清关系,但被舒望这么无视,再加上突然得知舒兮被带进警察局的消息本就忧心,一团无名怒火突然在胸腔烧起,准备把舒望当做出气筒好好发泄发泄。

  “站住!”张玲玉拦住了舒望的去处,眉心微拢,道:“舒望,见到爸爸妈妈,也不打声招呼就这么走,你还真是没有一点教养!”

  舒望双手环住上身,听完张玲玉的话,嘴角扬起一抹讥笑。

  “教养?从我五岁时被你们当做物品巴巴的卖给别人做实验起,我就没有父母了,又何来的教养。”舒望语气平静,像是在陈述别人的事情,跟她并没有关系一样。

  “你!”

  张玲玉瞬间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指着舒望,却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站在张玲玉身旁的舒国建面色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他倏然开口:“舒望,你怎么会在这里?兮兮出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舒望冷哼一声,不屑回答舒国建的问题。想来,之前落入险境死里逃生,林挽月把自己住院的消息放给他们时,他们却只想从自己身上获取利益。但看舒国建当下神情严肃,不像是在做戏,是确确实实为舒兮而担忧,这样的差别对待,还是让舒望心里猛地一抽。

  同样是舒家的女儿,仅仅因为她患病,就被这么残忍的对待,实在令人发指。

  面对舒国建的质问,舒望像是没听见一样,大步离去。舒国建和张玲玉相视一眼,正要上前阻拦舒望的去处,舒望又猛地回过头来,对着他们道:“你们最好不要再骚扰我,这里是警察局,如果我报警,到时候你们一家三口都被送进去,就没人能来救你们了。”

  舒望眼里没有一点波澜,而舒国建夫妇也知道,舒望并非是在恐吓他们,因此也没再阻拦舒望离开。

  从通市回去后,舒望在自己的公寓门前看到了一脸纠结的秦君哲。此刻,他一手悬在半空中,正准备敲门,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放了下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

  身旁突然响起舒望的声音,秦君哲像是做贼心虚一般,吓了一跳,身体都忍不住一颤,结结巴巴道:“姐,你出去了啊……”

  秦君哲一边说,一边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像是在为什么而苦恼。舒望什么也没问,微微颔首。

  看秦君哲这副模样,猜想他是在为今天不小心冲自己发火而烦恼,正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道歉。

  舒望开了门,走了进去,见秦君哲还杵在门外,这才呼唤他一声:“别傻站着了,有事进来说吧。”

  “不用了。”秦君哲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可只有面对舒望的时候,才会感到害羞:“姐,今天我不是故意冲你发火的。另外,我想了很久,既然不能追求你,那我愿意以弟弟的身份留在你身边。只要能陪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这番话,秦君哲迅速关上了舒望公寓的房门,背部靠在墙壁上。

  他脸颊通红,沉沉地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为秦家未来的接班人,秦君哲从来没有在任何女人面前栽过跟头,更别说像刚才这么卑微。

  只可惜,舒望对他没有多余的想法,又是穆璟戈看中的女人。

  他秦君哲,是绝对不会跟兄弟相争的……

  偌大的房间里,舒望看着被秦君哲关上的房门,眉间微蹙,若有所思。

  不知道穆璟戈现在怎么样了?

  自从那天林挽月将穆璟戈叫到穆家以后,穆璟戈就开始正式向林挽月开战。为了避免林挽月起疑,他们也有几天没有见面。

  舒望反应过来自己在担心穆璟戈,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在此时,舒望的电话突然响起,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提示写着“穆璟戈”三字,眉头又渐渐舒展。

  “舒望。”穆璟戈的声音里带着男人特有的磁性,有一丝醉人,在穆璟戈的轻声呼唤下,舒望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动听。紧接着,穆璟戈又道:“我想你了。”

  从来知道心动是什么感觉的舒望,此时心脏疯狂的跳动着。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不过是几天没有见穆璟戈而已,竟然变得这样奇怪。

  向来理智的舒望,突然找不出合理的解释,这让她心情有些焦躁,于是沉默不言。

  穆璟戈对舒望的脾性早已经了如指掌,见怪不怪,即便她没有开口,穆璟戈也知道,她在认真听自己讲话。

  “眼下,林挽月似乎已经相信了我们两个之间已经彻底决裂,但她之后势必还会有所动作。再加上穆氏集团最近也许会进行人事变动,我不能在你身边,你会不会……”

  “会。”清丽的女声打断了穆璟戈的话,他甚至没有把话说完,舒望就已经给了他答案。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电话那头,穆璟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觉得此时的舒望难得可爱。

  “你笑了。很明显,我的回答让你满意。”舒望站起身来,走向阳台。

  今晚夜色很美,浩瀚无垠的星空,像是墨蓝色的衣裙上镶嵌了万千颗水钻那般耀眼。彼时有风,舒望站在窗前,一边被晚风抚摸,一边看南市的万家灯火。

  “你怎么知道?”

  “或许,这就是心有灵犀吧。”舒望也不由得勾了勾自己的唇角,又接着道:“对了,今天我去了一趟通市。之前我曾经拜托过高警官帮忙调查那两起案件是否跟林挽月有关,现在总算有了眉目。”

  “嗯?”

  穆璟戈闷哼一声,示意舒望继续说下去。

  “现在,警方已经有证据证明,林挽月身边的助理施强,曾经向那几个人汇过一笔巨款。”

  听完舒望的话,穆璟戈突然陷入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舒望也不着急,通过电话,隐隐约约能够听到穆璟戈平稳的呼吸声。

  良久,穆璟戈才道:“即便是这样,这也不能够成为我们搬到林挽月的有力证据。施强跟在林挽月身边多年,对林挽月也算忠心,如果他站出来承担了所有罪名,恐怕不仅不能对林挽月造成威胁,还会彻底将她激怒。”

  穆璟戈所说的这点,舒望不是没有想到。不过来日方长,林挽月总有坐不住的一天,等到合适的时机再摆出这些证据,才能对她造成致命的一击。

  “这几天,除了暗中调查你母亲的下落,我想继续回研究所去。”

  舒望话题一转,提出了要继续回劳德森的研究所工作。虽然现在她接手了MK公司,但她还有一件事必须去做。

  “也好,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劳德森教授还不知道你活着的消息,你明天去研究所向他报个平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