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7章 不是咱们家!


(请点击左侧听书或朗读)

作品: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作者:红烧豆腐干|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6 06:08:39|下载: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TXT下载
  东屋爷仨句句不离关老三,听得外屋的一群人时不时地偷瞄一眼老脸越拉越长的关大娘,各个更是不敢大声喘气。

  就连四岁的小向西也感到气氛严肃,小家伙打了一个哈气,也不敢吭声,小手揉了揉眼睛,往他娘赵秋月的腿上一个劲儿的爬。

  赵秋月瞥了眼西屋与三金哥仨玩在一起的大儿子,轻手轻脚地放了手上的活,抱起小儿子放到怀里。

  关小兰瞥了眼正垂头搓绳子的关大娘,对着她娘指了指弟弟,又指了指外屋地门口,示意她娘先回去。

  赵秋月赶紧摇了下头,无声地拍着怀里的儿子,眼角余光瞟见挨墙而坐的刘春花,咬了咬牙,低下头。

  就是此时,突然外面响起一声凄惨的喊声,随之响起轰隆隆的声音。

  惊得里外屋的人打了一个激灵,关大娘更是弹身跳了起来,失声喊道,“这是咋啦?咋啦?你们听到了没?”

  里屋的关大爷下意识地望向对墙。

  炕沿上的关有福立即站了起来,惊慌失措地四处打量。

  关有禄立马扔了手上的绳子,伸手就去扯他老子,拉响嗓门大喊一声,“娘,你们快跑回去!”

  关大爷大喝一声:“慌啥!不是咱们家!”

  这话如同定心丸,西屋惊慌跑出的三金哥仨和落后一步的关向东也不再出声,挨个溜到各自娘的身边。

  刘春花连连拍着胸口,“哎哟喂我的娘啊,可吓死人了。”说完,她顿时乐出声,“哈哈……你们说会不会是梁家?”

  关大娘的眼刀子狠狠地剜着她,“总有一天你会死在你这张破嘴上!”

  刘春花闻言撇了撇嘴,嘀咕一声,“我又没说错。”

  三金蹙了蹙眉,拉了拉她衣服。

  “好了,娘不说就是。”说着,刘春花不忘继续嘟囔一声,“咋就不能让人说实话,还有没有天理。”

  身旁的铁蛋正要拔腿朝大门口跑,被三金一手扯过,“想去哪儿?关你屁事!快给我滚进去。”

  银锁的脚往他娘前面的青麻杆一踢,同时拽着刘春花的衣角就往西屋扯,“娘,你帮我们剪灯芯。”

  关大娘斜了眼仨个孙子,没好气地扭过头。她就想不通了,有这么个娘,有啥好稀罕的!

  赵秋月见“仇人”被仨个兔崽子往屋里拉,婆婆居然没阻止,她也抱起小儿子,牵着大儿子站起身。

  东屋关大爷率先掀开门帘走了出来,“快出来,手脚麻利点,都是老交情,咱们去梁家帮一把。”

  “好嘞。”

  “爹,你慢点,我跟我大哥先去瞅瞅到底咋回事。”

  赵秋月欲言又止看着自家男人,又瞥了眼婆婆,拉紧了想往外窜的大儿子,朝自家闺女使眼色。

  关小兰立即抱住弟弟,正要开口……

  说时迟那得快。

  “快来人啊,走水啊,救命啊。”

  一屋子的人如同被点穴,站在那一动不动。走水?着火了???

  关小兰失口而出,“娘,像不像我老婶的声音?”

  桌子前面的关大娘要不是离她有些远,差点一个巴掌刮过去。这压根就是梁家那个儿媳妇的破嗓子!!!

  “爹,快来啊……二哥,你家走水啦……”

  这一下子,是她老儿子的声音,关大娘顿时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抖索着嘴,一时失语,手指着门口。

  于此同时,关大爷眼前一黑,狠咬一口舌头,“快!”

  那边关老二已经忙不迭地推开挡着他的人,蹿了出去……后面关大爷踢了大儿子一腿,冲到水缸前,“快,快提水!”

  可不管是反省过来的赵秋月母女也好,刚进屋的刘春花也罢,还有被关小梅撑起的关大娘。

  她们不是抱着儿子,就是拉住儿子,俨然忘了关大爷的提醒,全跌跌撞撞地冲出外屋地门口。

  后院,在月光之下,三间茅草房显出一个轮廓,前面不远处马杜鹃惊慌失措地紧抓着儿子,推了一把自家男人。

  “快去前面打水,快喊人。”

  关有全不舍地看了眼东屋,转身往外跑,途中见到关老二,他激动地高喊,“二哥,快,快去提水灭火。”

  急冲而来的关有禄一眼望见自家屋子的火光,腿一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真完了、这下子真完了。”

  关有全狠狠地朝他踢了一脚,“快去提水。”说完,他也顾不上多说,撒开腿继续往正房跑。

  “爹,走水了,快喊人帮忙。大哥,快敲东西!”

  不用关家人敲盘,这么大的动静,也惊动了相距不远的梁家,梁大柱正跟两个儿子逗趣闻言大惊失色。

  梁大爷立马下炕拖着鞋子就跑,“快出去看看咋回事。”说刚一说完,他人已经跟着梁大柱和俩孙子冲到院子。

  老二梁志国望着关家老院,不解地问道,“爷,他们屋子不是好好的?”

  梁大爷来不及回话,“快!快敲东西!”

  一旁的梁志军拽起弟弟就往里屋跑,“奶,娘,你们快出来啊。”

  “大哥……”

  “闭嘴!快拿能敲响的东西,使劲敲,使劲喊。”

  院子里,梁大柱扯住他老子,“爹,他们家离咱们远,你在家多盯着点,看好了孩子们,我去就行。”

  “等一下!”梁大爷伸手往嘴里舔了舔一根手指,高举着胳膊测了测风向,顿时松了口气,“小心点!”

  “好。”

  关家老院后面,赵秋月看着开始冒烟的西屋,软在地上,大嚎一声,“老天爷啊,你咋不让人活啊。”

  马杜鹃正坐着被子和包裹皮上面,紧紧环住儿子,心疼万分地望着自己东屋。她的炕琴,她的木箱……

  这一声的大嚎,吓得她怀里的壮壮打了一个寒颤,小家伙立即哭出声,气得马杜鹃脱口而出,“嚎你娘的丧!天天哭天天哭,你咋不去死了算!害人精!老娘一家子差点被你们害死!”

  刘春花赶紧附和,“就是,真晦气!就你那屋还有啥值钱的,哎哟喂,老四屋里的炕琴啊,那可是好料子。”

  关小兰瞪了她一眼,抱起赵秋月怀里吓得直哭的弟弟,“娘,你先摸摸身上,东西带出来了没?”